咸陽新寶磁性材料有限公司
公司主營:磁性材料及磁性器件
029-33554849
咨詢熱線
新聞詳情

特斯拉換電機帶來的機會

3月初,特斯拉宣布電機技術發生重大轉型,商業化主力產品Model 3車型,將從采用交流異步電機技術改為永磁同步電機。

這為永磁電機技術登上新大陸的世界打開了大門。

實際上,特斯拉已經是最后一個轉用永磁電機技術的新能源車大廠了,在此之前,該技術已經在寶馬、豐田、本田、日產、榮威、北汽、比亞迪等廠家上獲得了廣泛的運用。

那么,作為新能源車產業龍頭的特斯拉,這番技術上的大轉型,又將會給投資市場帶來何等的機會呢?

1

早在消息傳出的同一天,A股上的一系列概念公司就聞風而動了。

其中最引人注目的,是中科三環(000970.SZ),一家稀土永磁材料制造商。

永磁電機,通俗來說就是電機的轉子利用稀土永磁材料制成,定子通電產生磁場,推動轉子轉動。

相比交流電機,永磁電機最大的優勢,就是在功率密度、效率、轉矩、質量、可控性等指標上都大幅領先。

只有一點不如交流電機,那就是價格更貴。

作為全球新能源車的龍頭,特斯拉一向以技術先鋒的形象聞名于世,不可能長期守著一個成本雖然低點,但是技術落后的電機技術。

所以,特斯拉的這番轉型,已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。

如果我們追溯特斯拉的歷史,就會發現,這番轉型其實準備許久了,早在2016年10月,也就是一年半以前,他就私下里跟中科三環簽訂了一份為期三年的合同。

合同標的,就是永磁電機的關鍵材料——釹鐵硼磁體。

2

釹鐵硼磁體,這個名字估計很多朋友都要去查字典怎么讀吧?

Nv-tie-peng,是的沒錯,第一個字念“nv”。

釹鐵硼磁體是一種稀土永磁材料,也是上世紀八十年代開發出來的第三代永磁材料,現在主要用于電機行業。

當然,能用于永磁電機的稀土永磁材料,不只是釹鐵硼,還有釤鈷,而且釤鈷的工作溫度最高能達到520度,遠遠超過釹鐵硼的220度。

不過呢,釤鈷貴啊,價格只可遠觀、不可褻玩,于是只能被用在不差錢的軍事航空領域。

釹鐵硼價格合適,磁力也非常強大,業界俗稱“磁王”,正是汽車電機產業化的理想材料。

據實驗顯示,兩塊巴掌大的釹鐵硼磁鐵,相吸的時候能輕松把放置在中間的蘋果壓得粉碎,即使這個“蘋果”是手機,下場也是一樣的,磁力之強可想而知。

看看下圖,性能強大的釹鐵硼在汽車、風電、家電等行業無處不在,前途一片大好啊。

當然,釹鐵硼也是有高低之分的。

低端釹鐵硼大多用于磁吸附、電動自行車等領域,而高端釹鐵硼才會出現在汽車、風電,以及高端電器和電子產品當中。

據統計,高性能的釹鐵硼有大約一半被用到了汽車行業,其中的三分之二又被用到了傳統燃油車里。

咦,不是新能源車嗎?

是的,目前釹鐵硼最大的需求來源還是傳統燃油車,主要用在EPS電子轉向系統。

畢竟新能源車起步還沒多久,在整個汽車盤子里占比不到2%,但這里的需求,聰明的投資者都能看到。

不僅是剛需,而且一輛新能源車需要的電機數量,未來將會越來越多。

3

上個世紀末,釹鐵硼產業是日本和歐美的天下,但如今還在生產釹鐵硼的企業只剩下四家了。

日本的日立金屬、信越化工、TDK,以及德國的VAC,四家合計產量只占全球的10%-12%。

徹底被邊緣化了。

主要的原因就在于,日本和德國都是稀土缺乏的地方。

不過呢,產能上雖然退出了,但高端技術上,仍是行業的壟斷者,據資料顯示,目前國內經日立金屬授權使用專利的企業,就有八家。

上市公司里,中科三環、正海磁材和寧波韻升,是其中的三家。

三家排個名次,中科三環產能最大,預計2018年底的產能達到18000噸,而正海磁材和寧波韻升2018年底的預計產能只有10000噸。

這正是特斯拉要跟中科三環合作的原因,畢竟,作為全球最大的釹鐵硼生產國的行業老大,也只有中科三環能滿足特斯拉的巨大需求增長了。

4

機會就擺在面前,但是能不能愉快的吃下去,還需要觀察。

2017年初至三季度,釹鐵硼的上游原材料——鐠釹金屬,價格一路狂飆,第三季度甚至翻了一倍。

這樣的價格走勢,讓中科三環心里滴血。

看財務數字就很清楚了,2017年前三季度,毛利率水平為22.72%,同比下降2.47個百分點。

第三季度的毛利率,甚至跌破了20%。

如此低的毛利率,蛋糕再大也不香啊,比如同是去年的數字,第三季度凈利潤由此同比下降了39%,苦不堪言。

老大日子都不好過了,其他小弟更不用說。

比如正海磁材和寧波韻升,去年前三季度,前者歸屬利潤跌去了97%,后者下跌了61%,慘不忍睹。

或許你會說了,既然原材料都漲價了,為啥釹鐵硼不跟著漲呢?

這件事,歸根到底還是行業格局的問題,畢竟釹鐵硼的生產技術不是中科三環一人獨享的,你把價格提高了,市場份額就丟失了。

就是這么無奈,打斷牙也得往肚子里咽。

但好也好在,原材料價格上漲的沖擊是全行業性的,中科三環作為老大其實是抗風險能力最強的,大量的二三線廠家干脆直接虧損破產,退出不干了。

從長期來看,每一輪的行業低谷,都會帶來集中度的提升,讓行業龍頭在下一輪的復蘇期獲得更強勁的份額和利潤。

截至2017年三季度,中科三環手握13億現金,資產負債率才16%,應收賬款環比下降,財務問題相當健康,待這輪風波過后,笑看春風的是誰就很清楚了。

5

作為一門加工制造業,釹鐵硼廠商之間的競爭,主要在規模。

比如一條高質量生產線,動不動投資就要數千萬,甚至上億,這對許多小廠商來說都是巨大的資金考驗。

中科三環作為行業龍頭,規模已是最大,又有“特斯拉供應商”的招牌為自己打廣告,未來的競爭力自然是穩操勝券的。

所以這個行業的投資,主要考慮的是供需周期變化。

2017年,縱觀全球高性能釹鐵硼產業格局,供給約55000噸,需求約53500噸,略有過剩。

這正是中科三環掙不到錢的原因所在。

但我們只要摸一下底就知道,以目前的格局,行業內的廠商幾乎都是無力擴產的,整體供給增速只會維持在10%左右的低位狀態。

而需求呢,由于新能源汽車和風電行業的大發展,未來增速將會高于13%。

以此計算,最遲到2019年,也就是明年,釹鐵硼就將進入供不應求的狀態,盈利逆轉的甜蜜時光也將來臨